您的位置:> 崇华国学堂 > 国学堂新闻 >

国学知识:唐代的茶文化

本文导读:唐代茶业兴旺发达,饮茶风尚也从南方传到北方。

唐代茶业兴旺发达,饮茶风尚也从南方传到北方。

唐代的主要产茶地区,共42州,遍布于现在的16个省份。西北到陕西安康,北到淮河之南的光山,西南到云贵的西双版纳和遵义,东南到福建的建瓯、闽溪,南到五岭以南的两广。各地所产的茶叶,都有较为固定的销售范围。宣宗大中年间,杨煜《膳夫经手录》记载。蜀地的新安茶“自谷雨以后,岁取数百万斤,散落东下”,“南走百粤,北临五湖。”江西景德镇的浮梁茶,远销“关西、山东”一带。湖北蕲州、鄂州等地所产之茶,远销“陈、蔡以北,幽、并以南”。湖南衡山茶,销往南方各地,“自潇湘达于五岭”,使“交趾(即今越南)之人,亦常食之”。安徽婺州、祁门、江西婺源等地所产之茶,也为“梁、宋、幽、并间人”所好。在茶业生产扩大、营销繁荣的基础上,人们经过品尝鉴别,筛选出一些优质名茶。李肇《唐国史补》卷下,即列举了一些当时人们公认的名茶:剑南的蒙顶石花茶、湖州顾渚的紫笋茶、东川的神泉小团、昌明兽目茶、峡州的碧涧明月、芳蕊、茱萸簝茶、福州方山的露芽茶、夔州的香山茶、江陵的南木茶、湖南的衡山茶、岳州渔湖的含膏茶、洪州西山的白露茶、寿州霍山的黄牙茶、蕲州蕲门的团黄茶等。在这些名茶中,李肇推举剑南的蒙顶石花茶为第一,将顾渚紫笋茶及常州阳羡茶列为贡品。陆羽在《茶经》中则按品质高低,品评出各地所产茶叶的质量。他认为在全国五大产茶区中,山南所产,以峡州茶为上;淮南所产,以光州茶为上;浙西所产,以湖州茶为上;浙东所产,以越州茶为上;剑南所产,以彭州茶为上。

茶业的兴旺,促进了饮茶风尚的流行。封演在《封氏闻见记》中记载,开元年间,从山东、河北直到当时的首都长安,“城市多开店铺,煮茶卖之,不问道俗,投钱取饮”,“其茶自江淮而来,舟车相继,所在山积,色额甚多”。封演于《封氏闻见记》中叹日:“古人亦饮茶耳,但不如今人溺之甚,穷日尽夜,遂成风俗。始自中地,流于塞外。往年回纥入朝,大驱名马市茶而归。”茶之为物,无异米盐,陆羽在《茶经》中称其已形成“比屋之饮”的社会现象。

(一)茶文化与《茶经》

仅仅是茶业生产的发展和饮茶风尚的形成,还不足以形成茶文化。唐代茶文化的形成,除了与唐代经济、文化的昌盛相关外,还与当时独特的思想文化背景息息相关。

2009091923280007

茶圣陆羽

唐代儒、释、道三教并重,僧居佛刹遍于全国各地。这些寺院常建于名山胜水之间,气候适宜种茶。同时,禅宗主张佛在内心,提倡静心自悟,所以要“坐禅”。《封氏闻见记》谓“学禅务于不寐,又不夕食,皆许饮茶,人自怀挟,到处煮饮,以此转相仿效,遂成风俗”。坐禅对年轻僧人来说,尘念未绝,但不许吃晚饭,又不让睡觉,而茶既能解渴,义能驱赶睡魔,“空门少年初志坚,摘芳为药除睡眠。”①古代文献中有许多唐代僧人种茶、采茶、饮茶的记载,茶圣陆羽就出自佛门,他的师傅积公大师也有茶癖,其友诗僧皎然也极爱茶,他的《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》诗写道:

九日山僧院,东篱菊也黄。

俗人多泛酒,谁解助茶香。

表现出淡泊逍遥之情和超凡脱俗之趣。

唐人每年会试正当春日,举子春困难熬,翰林考官亦疲惫不堪,故韩潺《金銮密记》谓“金銮故例,翰林当直,学士春晚困,则日赐成象殿茶果”。《凤翔退耕传》记载,元和年间,“馆客汤饮待学士者,煎麒麟草”。朝廷以茶送会试举子,饮茶之风在士人群中很快传效开来。

唐人“千首诗轻万户侯”,吟咏成风。吟诗作赋自然要有对现实生活的激发文思之物。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,是借酒激发创作激情;“三碗搜枯肠,唯有文字五千卷”②,似乎茶比酒更能助文兴,壮诗情。因而唐诗里到处飘拂着茶香。

唐人好酒,但“街头酒价常苦贵,方外酒徒稀醉眠。速宜相就钦一斗,恰有三百青铜钱”③因为酿酒耗费粮食,故自唐肃宗乾元元年(758)开始在长安禁酒,规定除朝廷祭祀飨燕外,任何人不得饮酒。此举使长安洒价飞涨,一斗酒三百青铜钱,可买茶叶六斤,故一般人便饮茶成风。朝廷禁酒,却向民间广为搜求名茶,规定各地要定时、定量、定质向朝廷纳贡,如阳羡茶、顾渚茶,都是有名的贡茶。朝廷一提倡,饮茶之风不仅遍及社会各阶层,而且传人边疆各族。

——

①《全唐诗》卷644,李成用:《谢僧寄茶》,中华书局,1960年,第7387页。

②《全唐诗》卷388,卢仝:《走笔谢孟议寄新茶》,中华书局,1960,第4379页。

③《全唐诗》卷217,杜甫:《偪仄行赠毕四曜》,中华书局,1960年,第2278页。

正是陆羽,把深刻的学理融于茶中,在《茶经》中提出了一套茶学、茶艺、茶道思想,创造了茶文化。

陆羽( 733-804),字鸿渐;一名疾,字季疵。自号桑苎翁,又号东风子、竟陵子,复州竟陵郡(今湖北天门)人。幼时早孤,为笼盖寺和尚积公大师收养。积公好茶,陆羽从师学得茶艺。十一二岁逃离寺院后,学戏演丑角。在竞陵郡衙宴会上随伶人作戏时,为郡守李齐物赏识,助其到竟陵城外火门山从邹氏夫子研习儒学。后又与竞陵郡守崔国辅结为忘年交,学问大增。安史之乱后,陆羽流落名茶产地湖州,搜集了不少有关茶的生产、制作材料。这时,他结识了诗僧皎然和诗人皇甫冉、皇甫曾兄弟。皎然好诗又喜茶,经常与陆羽探讨茶艺,其诗多处写到与陆羽共同采茶、制茶、品茶的情景。陆羽生活予茶乡明丽的山水之间,又受到诗歌艺术的熏陶,遂开始把饮茶与艺术结为一体,决心总结自己半生的饮茶实践和茶学知识,写出一部茶学专著。

唐肃宗上元初( 760),陆羽结庐于湖州苕溪(今浙江吴兴),与诗僧皎然、灵澈、道士李冶等组织诗社。一年后写出我国第一部茶文化专著《茶经》。宝应二年(763),安史之乱平定,陆羽又对《茶经》作了一次修订。他在亲自设计的煮茶的风炉上铸上“大唐灭胡明年造”,表现了茶人胸怀天下的阔大襟怀。大历九年(774),陆羽参与湖州刺史颜真卿修《韵海镜源》一事,加深了对儒学中庸、和谐思想的理解。他又搜集历代茶事,补充《七之事》,最终完成《茶经》的写作。

zc-13900-2446

《茶经》

《茶经》共计3卷10章,7000余言。一之源、二之具、三之造,为上卷;四之器,为中卷;五之煮,六之饮,七之事,八之出,九之略,十之图,为下卷。一之源,概述我国的主要产茶地及土壤、气候等生长环境和茶的性能、功能。二之具,介绍制作和加工茶叶的工具。三之造,讲茶的制作过程。四之器,讲煮茶、饮茶器皿。五之煮,讲煮茶的过程、技艺。六之饮,讲饮茶的方法和茶品鉴赏。七之事,讲我国饮茶的历史。八之出,详记当时产茶胜地,记载了全国40余州的产茶情况,并品评其高下位次。九之略,讲饮茶器具何种情况应十分完备,何种情况应省略何种。十之图,则主张把上述各项内容,用白色绢子四幅或六幅,绘成画幅,张挂在店旁墙壁上,使茶人对茶的本源、制茶工具、茶的采制、烹饮器具、煮茶方法、茶的饮用、历代茶事、茶叶产地、茶具省用等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既品茶之味,又明茶之理,…部《茶经》,从头到尾便一目了然了。

图片1

唐代采茶工具

在《茶经》中,陆羽首次把饮茶当做一种艺术过程来看待。他创造了从采茶、制茶、烹茶、酌茶到茶具、茶器等一套中国茶艺,并且贯之以求精求美的美学理念。这就将本来只是作为日常生活中的普通行为的饮茶,提高为一种充满情趣、充满诗意的文化现象,升华为茶文化。

其次,陆羽还把本来源予物质需求的饮茶活动,从人的饮食生活中区分出来,强调茶人的品格和思想情操,把饮茶看做“精行俭德”,进行自我修养、锻炼志向、陶冶情操的方法。在“六之饮”中,他提出了“茶有九难”说,强调“造”(造茶)、“别”(选茶)、“器”(茶器)、“火”(煮茶之火)、“水”(煎茶之水)、“炙”(炙茶)、“末”(漂沫)、“煮”(煮茶)、“饮”(饮茶)等各个程序,都必须求精、求工,讲究分寸、适度,内心要平静,意念要集中,动作要协调。只有这样,才能通过饮茶陶冶情操,平和心境,自我节制,自我修养,精行俭德。尤其是其中第九难“夏兴冬废非饮也”,说明饮茶绝不仅是一种消渴的方式,而是一种高雅情趣,一种精神需求,一种修身养性的自我修养过程。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“茶道”。

同时,陆羽首次将中国儒、释、道的思想文化精神渗透在饮茶艺术中,其核心则是儒家观念。他所创茶艺,无论形式、器物都体现了和谐统一。他所做的煮茶风炉,形如古鼎,不仅运用了《易经》中坎、离、巽三个卦象说明煮茶包含的自然和谐的原理;而且在炉上刻下“大唐灭胡明年造”,体现了积极人世的精神。他所造茶釜,“方其耳以令正”,“广其缘以务远”,“长其脐以守中”。这令正、务远、守中的思想,正是儒家治国之理。他强调茶人必须精行俭德,以茶养廉、励志、雅志。后来,刘贞亮总结茶之“十德”,明确以茶“交友”、“养廉”、“雅志”、“利礼仁”,正式把儒家中庸、仁礼思想纳入茶道之中。

道家强调“道法自然”,强调天人合一,精神与物质的统一。陆羽正是要在饮茶中享受大自然的情趣,他在“五之煮”中形容沫饽变化或“如枣花漂漂于环池之上”,或“如回潭曲渚青萍之始生”,或“如青天爽朗有浮云鳞然”,或“若绿线浮于水湄,又如菊英堕于樽俎之中”,重华累沫,则“皤皤然若积雪耳”。茶汤中也包含孕育了大自然最洁静、最美好的品性,茶人也从中获得了一种淡然无极的美感,从而身心愉悦,即道家所谓“大象无形”也。

陆羽本为僧人,其师积公也亲自种茶。他著《茶经》时所居之湖州杼山,同样是寺院胜地,又是产茶盛地。因而,他在《茶经》中希望茶人通过饮茶把自己与山水、自然、宇宙融为一体,在饮茶中求得精神开释,也与禅宗“静心”、“自悟”的主旨完全一致。

陆羽的《茶经》标志着中国茶道文化的正式形成,也使唐代的饮茶风尚在社会上大为兴盛,正如《新唐书·陆羽传》所说:

羽嗜茶,著经三篇,言茶之原、之法、之具尤备,天下益知饮茶矣,时鬻茶者至陶羽形置炀突间,祀为茶神。其后尚茶成风。时回纥入朝,始驱为茶市。

宋人陈师道为《茶经》作序也说:

夫茶之书自羽始,其用于世,也自羽始。羽诚有功于茶者也。上自官省,下迨邑里,远及夷戎蛮狄,待宾祀享,俱陈于前。山泽城市,商贾以起家。诚有功于人者也。

当时人们就誉称陆羽为“茶博士”,奉为“茶神”。《茶录》记载说,唐代江南有一个驿馆,太守去参观时,发现馆中有酒库,祀酒神,便问酒神是谁,驿官说是杜康,太守说:“功有余也。”又有一茶库,也供一尊神,太守问:“这又是何人?”驿官说是陆羽,太守大喜。足见当时陆羽受到茶人尊崇的情况。

陆羽之后,唐人又发展了《茶经》的思想。苏廙( yi)曾著《十六汤品》,从煮茶的时间、器具、燃料等方面,阐述了如何保持茶汤的品质,补充了唐代茶艺的内容。唐人张又新曾著《煎茶水记》,对天下适宜煎茶的江、泉、潭、湖、井的水质加以评定,列出天下二十名水序列。由于他将茶与全国名水相联系,所以引起茶人对自然山水的更大兴趣,从而使饮茶在更广阔的意义上与山川、自然结合,进一步体现出中国茶文化中天、地、人的关系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唐代诗人也加盟到茶人的队伍中来。“诗仙”李白赋诗盛赞仙人掌茶。“诗圣”杜甫在长安游何将军山林时饮茶题诗。刘禹锡病酒之时,用菊苗齑芦菔鲜,换取白居易的“六班茶”二囊以醒酒。白居易居洛阳时,于霰雪微下时与一僧泛舟伊水。船后有小灶,安铜甑而饮茶。并在庐山香炉峰下置草堂,亲自种茶。卢仝在《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》诗中,真切地抒写了自己品茶的独特感受以及由此而来的深深感慨。温庭筠的《采茶录》,以诗人艺术家的独有气质,以形象的笔法表现了煮茶时的火焰、声音、汤色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促进了茶文化的普及和提高。

分享: 

价值观新闻:

    国学堂新闻

    价值观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