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《庄子集解》外篇

《庄子集解》外篇

作者:王先谦

发布时间:2016-01-12 09:30:24来源:

点击次数:

   内容简介

  《庄子集解》广收前人注释,且简炼明捷,是研究《庄子》较好的参考书。近人刘武的《内篇补正》,在广泛引证为基础上,对许多传统注释做了补正,颇有见地,可资研究者参考。

  作者简介

  王先谦(1842-1917)清末学者。湖南长沙人。字益吾,号葵园。曾任国子监祭酒、江苏学政,湖南岳麓、城南书院院长。在任组织学人,集体从事古籍文献的编校刊印工作。曾校刻《皇清经解续编》,并编有《十朝东华录》、《汉书补注》、《后汉书集解》、《荀子集解》、《庄子集解》、《诗三家义集疏》、《续古文辞类纂》等。所著有《虚受堂文集》。

外篇第八骈拇

  苏舆云:“骈拇下四篇,多释老子之义。周虽悦老风,自命固绝高,观天下篇可见。四篇于申老外,别无精义,盖学庄者缘老为之。且文气直衍,无所发明,亦不类内篇汪洋俶诡。王氏夫之、姚氏鼐皆疑外篇不出庄子,最为有见。即如此篇,首云‘淫僻于仁义之行',末复以‘淫僻'‘仁义'平列,踳驳显然。且云‘余媿乎道德',庄子焉肯为此谦语乎?” 

  骈拇枝指,出乎性哉!而侈于德。李云:“骈,并也。”成云:“足大拇指与第二指相连。枝指,手有六指也。”崔云:“侈,过也。”案:生而有之,故曰出乎性。德之言得也。所得比人为过。附赘县疣,出乎形哉!而侈于性。附赘县疣,见大宗师篇。形既成而后附,故曰出乎形,然过于自然之性。多方乎仁义而用之者,列于五藏哉!而非道德之正也。成云:“方,道术也。 ”案:多术以施用仁义者,以五性为人所同有,而列于五藏,以配五行,然非道德之本然。是故骈于足者,连无用之肉也;枝于手者,树无用之指也;树,立。多方骈枝于五藏之情者,情,实。淫僻于仁义之行,淫,过也。过诡于正,故曰淫僻。而多方于聪明之用也。是故骈于明者,乱五色,淫文章,青黄黼黻之煌煌非乎?而离朱是已。言自离朱诸人始也。成云:“斧形谓之黼,两己相背谓之黻。五色,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也。青与赤为文,赤与白为章。煌煌,眩目貌。”司马云: “离朱,黄帝时人,百步见秋毫之末。一云见千里针锋。孟子作离娄。 ”多于聪者,乱五声,淫六律,金石、丝竹,黄钟、大吕之声非乎?而师旷是已。释文: “师旷,晋大夫,善音律,能致鬼神。史记云:‘冀州南和人,生而无目。'”郭云:“生而有耳目者,所困常在于希离慕旷,则离、旷虽聪明,乃乱耳目之至也。 ”枝于仁者,擢德塞性以收名声,使天下簧鼓以奉不及之法非乎?而曾、史是已。枝于仁者,谓标举仁义,如枝生一指。曾、史性优于仁义,而性不长者争慕之,天下喧攘,如簧如鼓,以奉不能及之法式也。曾、史,曾参、史鱼。王念孙云:“塞与擢,义不相类。塞当为搴,形近而误。擢、搴,皆谓拔取之也。广雅:‘搴,取也,拔也。'方言作攓,云:‘取也。南楚曰攓。'说文作□,云:‘拔取也。'淮南俶真篇:‘俗世之学,擢德攓性,内愁五藏,外劳耳目,乃始招蛲振缱物之毫芒,摇消掉捎仁义礼乐,暴行越智于天下,以招号名声于世。'又曰:‘今万物之来,擢拔吾性,攓取吾情。'皆其证。”骈于辩者,累瓦结绳窜句,游心于坚白同异之间,而敝跬誉无用之言非乎?而杨、墨是已。崔云:“聚无用之语,如瓦之累,绳之结也。一云:瓦当作丸。”案:窜易文句,游荡心思于坚白同异之闲也。郭嵩焘云:“敝,谓劳敝也。跬誉,犹云咫言。半步为跬。司马法:‘ 一举足曰跬。'跬,三尺也。跬誉者,邀一时之近誉。劳敝于有近誉、无实用之言,故谓之骈于辩。杨朱、墨翟禀性多辩,故特举之。”故此皆多骈旁枝之道,非天下之至正也。彼正正者,不失其性命之情。俞云:“上正字乃至字之误。”故合者不为骈,而枝者不为跂;释文:“跂,其知反。”宣本作“歧”。案:跂、歧同。长者不为有余,短者不为不足。是故凫胫虽短,续之则忧;鹤胫虽长,断之则悲。成云:“凫,小鸭。”故性长非所断,性短非所续,无所去忧也。宣云:“率其本然,自无忧,何待 去?”意仁义其非人情乎!彼仁人何其多忧也?苏舆云:“‘仁人',宣本作‘仁义',是。郭注云:‘ 恐仁义非人情而忧之者,真可谓多忧也。'似所见本亦作‘仁义'。此言仁义束缚,使人失其常性而多忧患。在宥篇‘愁其五藏以为仁义',即此旨。此缘下‘仁人 '而误。”且夫骈于拇者,决之则泣;枝于手者,龁之则啼。二者或有余于数,或不足于数,其于忧一也。骈者数不足,枝者数有余。今世之仁人,蒿目而忧世之患;司马云: “蒿,目乱也。”俞云:“蒿是□之假字。玉篇:‘□ ,目明,又望也。'是□为望视之貌。仁人之忧天下,必为□然远望,故云然。□与蒿,古音相近,故得通用。诗‘白鸟翯翯',孟子作‘鹤鹤',文选景福殿赋作 ‘□□'。蒿之通□,犹翯之通鹤与□矣。”不仁之人,决性命之情而饕富贵。决,溃也。如水之决堤而出。情,实。饕,贪也。故意仁义其非人情乎!自三代以下者,天下苏舆云:“自三代以下者,庄子有此文法,胠箧、在宥篇屡见。”何其嚣嚣也?成云:“嚣嚣,犹讙聒。”且夫待钩绳规矩而正者,是削其性;成云:“钩曲,绳直,规圆,矩方,皆损害本性。”待绳约胶漆而固者,是侵其德也; 成云:“约,束缚也。侵伤其德。”屈折礼乐,呴俞仁义,以慰天下之心者,此失其常然也。 礼乐周旋,是屈折也。呴俞,犹煦妪,假仁义也。天下有常然。常然者,曲者不以钩,直者不以绳,圆者不以规,方者不以矩,附离不以胶漆,约束不以纆索。释文:“广雅:‘纆,索也。'”故天下诱然皆生,而不知其所以生;宣云:“诱然若有导以生者。”同焉皆得,而不知其所以得。故古今不二,不可亏也。古今无二理,不可以人为损之。则仁义又奚连连如胶漆纆索,而游乎道德之闲为哉?使天下惑也!连连,相续貌。此尊道德而斥仁义。夫小惑易方,迷于所向。大惑易性。失其真性。 何以知其然邪?自虞氏招仁义以挠天下也,俞云:“ 招,举也。”释文:“挠,乱也。 ”天下莫不奔命于仁义,奔驰以从之。是非以仁义易其性与?郭云:“虽虞氏无易之情,而天下之性固已易矣。”故尝试论之,自三代以下者,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。小人则以身殉利,士则以身殉名,以名利易性。大夫则以身殉家,圣人则以身殉天下。以家天下易性。故此数子者,苏舆云:“数子,犹言此数等人。”事业不同,名声异号,其于伤性以身为殉,一也。臧与谷,二人相与牧羊,而俱亡其羊。释文:“张揖云:‘婿婢之子谓之臧。'崔本谷作□,云:‘孺子曰□。'” 问臧奚事,则挟筴读书;问谷奚事,则博塞以游。二人者,事业不同,其于亡羊均也。释文:“筴,字又作策,李云:‘竹简也。'塞,博之类也。”案:策当读如左传“绕朝赠策”之策,驱羊鞭也。伯夷死名于首阳之下,盗跖死利于东陵之上。成云:“跖,柳下惠从弟,卒徒九千,常为巨盗。东陵,山名,又云即太山,在齐州界,去东平十五里,跖死其上。”二人者,所死不同,其于残生伤性均也,奚必伯夷之是而盗跖之非乎?天下尽殉也。彼其所殉仁义也,则俗谓之君子;其所殉货财也,则俗谓之小人。其殉一也,则有君子焉,有小人焉;“则有”之则,与而同义。若其残生损性,则盗跖亦伯夷已,跖与夷同。又恶取君子小人于其间哉?宣云:“称名何取相异? ”且夫属其性乎仁义者,虽通如曾、史,非吾所谓臧也;释文:“属,谓系属。”成云: “臧,善也。”属其性于五味,虽通如俞儿,非吾所谓臧也;释文:“司马云:‘俞儿,古之善识味人也。'崔云:‘尸子曰:“膳俞儿和之以姜桂,为人主上食。”淮南云:“俞儿、狄牙,尝淄、渑之水而别之。”一云:俞儿,黄帝时人。狄牙则易 牙,齐桓公时识味人也。一云:俞儿亦齐人。'”属其性乎五声,虽通如师旷,非吾所谓聪也;属其性乎五色,虽通如离朱,非吾所谓明也。吾所谓臧者,非仁义之谓也,臧于其德而已矣;善在自得。吾所谓臧者,非所谓仁义之谓也,宣云:“此句疑言味而讹。”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;吾所谓聪者,非谓其闻彼也,自闻而已矣;吾所谓明者,非谓其见彼也,自见而已矣。成云: “心神驰奔,耳目竭丧,此乃愚闇,岂曰聪明!若听耳之所闻,视目之所见,保分任真,不荡于外者,即物皆聪明也。”夫不自见而见彼,不自得而得彼者,是得人之得而不自得其得,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者也。 郭云:“此舍己效人者也,虽效之若人,而己已亡矣。”夫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,虽盗跖与伯夷,是同为淫僻也。郭云:“苟以失性为淫僻,虽所失之涂异,其于失之一也。”案:大宗师篇:“狐不偕、务光、伯夷、叔齐、箕子胥余、纪他、申屠狄,是役人之役,适人之适,而不自适其适者也。”庄子以全生为大,故于伯夷一流人深致不满,但务光、申徒狄诸人,情事未详,当时或有可以不死之道。至夷、齐、箕子,所系至重,不可一概而论。此所见与圣人异也。余愧乎道德,宣云:“谦词。”是以上不敢为仁义之操,而下不敢为淫僻之行也。宣云:“庄子将仁义、淫僻例视,何有上下之目!此上、下二字,就俗见言之。”案:三代以来,视道德甚尊,而论仁义不分析。韩非子混义于仁,此文亦以仁义并入仁人内言之。自孔、孟书外,罕能推见仁义之分者,漆园固别有微恉,世儒亦无复深求。昌黎原道一篇,开宗明义,独举“仁”“ 义”“道”“德”四字,开示学人,所以能拔出唐贤而上契古圣也。

国学 养生 常识大全 中医养生百科全书 心理测试 医生在线咨询 楞严咒 网上药房 健康网 养生 养生之家网 养生网

桂ICP备1500292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