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五种遗规·训俗遗规

五种遗规·训俗遗规

作者:陈宏谋

发布时间:2015-12-30 14:33:39来源:

点击次数:

皇甫谧笃终论张稷若作。曰。葬之习于侈也。于是有久而不克葬者。是徒知备物丰仪之为厚其亲。而不知久而不葬之大悖于礼也。先王之制。丧礼。始死而袭。袭而敛。三日而殡。殡而治葬具。其葬也。贵贱有时。天子七月。诸侯五月。大夫三月。士踰月。先时而葬者。谓之得葬。后时而葬者。谓之怠葬。其自袭而敛。自敛而殡。自殡而葬。中间皆不治他事。各视其力。日夕拮据。至葬而已。以为所以计安亲体者。必至乎葬而始毕也。袭也。敛也。殡也。皆以期成乎葬者也。殡则不可不葬。犹之袭则不可不敛。敛则不可不殡。相待而为始终者也。故不可以他事间也。今有人。亲死踰日而不袭。踰旬而不敛。踰月而不殡。茍非狂易丧心之人。必有痛乎其中者矣。至于累年而不葬。则相与安之。何也。殡者必于客位。所以宾之也。父母而宾之。人子之所不忍也。而为之者。以将葬。故宾之也。所以渐即乎远也。殡而不葬。是使其亲。退而不得反于寝。进而不得即于墓。不犹之客而未得归。归而未得至者与。非人事之至难安。而人子之大不忍者与。

近年亦有一二知礼之士。未克葬而不变服者。而或且讥之。曰。夫饮酒食肉处内。与夫交际往来。一一如平人。而独不变衣冠。则文存而实亡也。文存而实亡。近于为名。然则必并其文而去之。而后为不近名邪。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。子曰。赐也尔爱其羊。我爱其礼。鸣呼。夫习之难移久矣。自非大贤。中人之情。鲜不动于外者。圣人为之弁冕衣服佩玉以教恭。衰麻以教孝。介冑以教武。故君子耻服其服而无其容。使其未葬而不释衰麻。则其悲哀之心。痛疾之意。必有触于目而常存者。此子游所谓以故兴物。而为孝子仁人之一助也。奚为其必去之也。今吴人丧。除服。则取冠衰履杖焚之。服终而未葬。则藏之柩旁。待葬而服。既葬。服以谢吊客。而后除且焚。此亦饩羊之犹存者矣。

侈于殡埋之饰。而民遂至于不葬其亲。丰于资送之仪。而民遂至于不举其女。于是有反本尚质之思。而老氏之书。谓礼为忠信之薄而乱之首。则亦过矣。岂知召南之女。迨其谓之。周礼媒氏凡嫁子娶妻。入币。纯帛无过五两。而夫子之告子路曰。敛首足形。还葬而无椁。称其财。斯之谓礼。何至如盐铁论之云送死殚家。遣女满车。齐武帝诏书之云斑白不婚。露棺累叶者乎。马融有言。嫁娶之礼俭。则婚者以时矣。丧祭之礼约。则终者掩藏矣。林放问礼之本。孔子曰。礼。与其奢也宁俭。其正俗之先务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