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五种遗规·训俗遗规

五种遗规·训俗遗规

作者:陈宏谋

发布时间:2015-12-30 14:33:39来源:

点击次数:

顾亭林日知录先生名炎武。字宁人。昆山人。

弘谋按亭林先生。为近代通儒。贯穿经史。得其领要。故所见者大。所规者远。坐而言。起而行。日知录一书。其庶几乎。全书皆至理名言。援古证今。而皆一衷于道者也。偶录数则。以为世俗训。近世停丧火葬二事。不仁不孝。莫大于此。先生之论。痛快切挚。读此而不惕然起者。虽谓之无人心。可矣。

张公艺九世同居。高宗问之。书忍字百余以进。其意美矣。而未尽善也。居家御众。当令纪纲法度。截然有章。乃可行之永久。若使姑妇勃溪。奴仆放纵。而为家长者。仅含默隐忍而已。此不可一朝居。而况九世乎。善乎浦江郑氏。对太祖之言曰。臣同居无他。惟不听妇人言耳。此格论也。虽百世可也。

生日之礼。古人所无。颜氏家训曰。江南风俗。儿生一朞。为制新衣。盥浴装饰。男则用弓矢纸笔。女则刀尺针缕。并加饮食之物。及珍宝服玩。置之儿前。观其发意所取。以验贪廉智愚。名之为试儿。亲表聚集。因成宴会。自兹以后。二亲若在。每至此日。常有饮食之事。无教之徒。虽已孤露。父亡为孤露。其日皆为供顿。酣畅声乐。不知有所感伤。梁孝元少时。每载诞之辰。尝设斋讲。自阮修容。元帝所生母。薨后。此事亦绝。是此礼起于齐梁之间。逮唐宋以后。无不崇饰此日。开筵召客。赋诗称寿。而于昔人反本乐生之意。去之远矣。

停丧之事。自古所无。自建安离析。永嘉播窜。于是有不得已而停者。魏晋之制。祖父未葬者。不听服官。而御史中丞刘隗奏。诸军败亡。失父母。未知吉凶者。不得仕进宴乐。皆使心丧。有犯。君子废。小人戮。通典生者犹然。况于既殁。是以齐高帝时。乌程令顾昌元。坐父法秀北征。尸骸不反。而昌元宴乐嬉游。与常人无异。有司请加以清议。振武将军邱冠先。为休留茂所杀。丧尸绝域。不可复寻。世祖特敕其子雄。方敢入仕。当江左偏安之日。而犹申此禁。岂有死非战场。棺非异域。而停久不葬。自同平人。如今人之所为者哉。唐郑延祚。朔方令。母卒二十九年。殡僧舍垣地。颜真卿劾奏之。兄弟终身不齿。天下耸动。后周太祖敕曰。古者立封树之制。定丧葬之期。着在经典。是为名教。洎乎世俗衰薄。风化陵迟。亲殁而多阙送终。身后而便为无主。或羁束于仕宦。或拘忌于阴阳。旅榇不归。遗骸何托。但以先王垂训。孝子因心。非以厚葬为贤。只以称家为礼。埽地而祭。尚可以告虔。负土成坟。所贵乎尽力。宜颁条令。用警因循。庶几九原绝抱恨之魂。千古无不归之骨。今后有父母祖父母亡殁。未经迁葬者。其主家之长。不得辄求仕进。所由司。亦不得申举解送。宋王子韶。以不葬父母贬官。刘苪兄弟。以不葬父母夺职。后之王者。以礼治人。则周祖之诏。鲁公之劾。不可不着之甲令。但使未葬其亲之子若孙。搢绅不许入官。士人不许赴举。则天下无不葬之丧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