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五种遗规·教女遗规

五种遗规·教女遗规

作者:陈宏谋

发布时间:2015-12-30 14:29:30来源:

点击次数:

  衡公岳知庆阳,僚友诸妇会饮。在席者金绮烂然,公内子荆布而已。既归不乐。公曰:汝坐何处?曰:首席。公曰:既坐首席,又要服饰华好、富贵可兼得耶?至今传为美谈。

  橙墩好客。有妾苏氏,善持家。一日燕客,失金杯,诸仆啧啧四觅。苏氏诳之曰:金杯已收在内,不须寻矣。及客散,对橙墩云:杯实失去,寻亦不得。公平日好客,岂可以一杯故,令名流不欢乎?橙善其言。

  大司徒马森,其封君讳某,年四十始得一子。一日婢抱出门,从高阶失手下坠;破其左额,旋死。封君见之,即令婢遁去,而自抱死子,曰:失手致之伤也。妇哀痛,寻婢挞之,无有矣婢归匿母家,言其故。婢父母日夜吁天,愿公早生贵嗣。次年果生子,左额宛然赤痕,即司徒也。

  晋陵钱氏,顾成之媳也。钱氏往母家,夫家疫盛,转相传染,亲戚不敢过。夫家八人,俱将毙。钱闻欲归家,父母阻之,钱曰:人为侍养公姑而娶媳。今公姑既病笃,忍心不归,与禽兽何异?吾往即死,不敢望吾亲惜也。只身就道。其家忽听鬼相语曰:诸神皆卫孝妇归矣,速避速避。八人皆活。

  欧公池嫡母所生。两兄皆庶出。父以公属嫡,欲厚之。公妻冯氏,请于舅曰:嫡庶为父母服,有差等否?舅曰:无。冯氏曰:均子也,服无差等,岂可异乎?舅大悦,从之。妇人未尝读书明理,性情多有僻处。不孝敬舅姑丈夫,却诵经礼佛;不周济骨肉姻亲,却布施僧道;不享现世和平之福,却望来生渺茫富贵。此诚女流中之下愚者。噫,岂有骄悍妒恶,而长享富贵,德性贤良,而堕落轮回者哉?!

  登人之堂,即知室中之事。语云:入观庭户知勤俭,一出茶汤便见妻。老父奔驰无孝子。要知贤母看儿衣,子之孝,不如率妇以为孝。妇能养亲者也,朝夕不离。洁奉甘旨,而亲心悦。故舅姑得一孝妇,胜得一孝子。妇之孝,不如导孙以为孝。孙能娱亲者也,依依膝下。顺承靡违,而亲心悦。故祖父添一孝孙,又添一孝子。人之居家,凡事皆宜先自筹度,立一区处之方,然后嘱付婢仆为之,更宜三番四覆以开导之。如此周详,犹恐不能如吾意也。今人一切不为之区处,事无大小,但听奴仆自为。不合己意,则怒骂鞭挞继之。彼愚人,止能出力以奉吾令而已,岂能善谋,一一暗合吾意乎?不明如此,家安能治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