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五种遗规·从政遗规

五种遗规·从政遗规

作者:陈宏谋

发布时间:2015-12-30 14:27:15来源:

点击次数:

  耐烦受诉。使两造各尽其情。

  不嗔越诉。只平平照常理断。

  一时错枉。片念拨转。不吝改过。

  居官之法。尽心则无愧。平心则无偏。

 

 ◆王朗川言行汇纂 【 先生名之鈇。湖广湘阴人。】

 

  弘谋按古人言行。皆抒其心之所独见。未尝以此揣合后人。而千载以下之人心。无不肳合。利弊无不切中者。无他。古今止此情理耳。朗川所纂嘉言善行殊多。已见于宋贤事汇及他编者。皆不录。大约皆随时采集。不复次第。惟取其合乎情理。足以为法示戒而已。

  清贵容。仁贵断。莫苛刻以伤厚。莫硗确以沽名。毌借公道遂私情。勿施小惠伤大体。凭怒徒足损己。文过岂能欺人。处忙更当以闲。遇急便宜从缓。分数明。可以省事。毁誉忘。可以清心。正直可通于神明。忠信可行于蛮貊。 【 句句耐人寻味。可当座右箴铭。】

  居官簿书如麻。下情阻隔。或乘其聪明。或乘其火气。或乘其忙错。种种皆能枉人。及文案既定。则有明知枉而无如何者矣。昔彭惠安韶。居官立身。无愧古人。只误杀一孝子。遂至不振。甚矣居官之难也。其难其慎。不在依违二三。而在虚心观察。 【 依违亦最害事。故云。】

  针芒刺手。茨棘伤足。举体痛楚。刑惨百倍于此。可以喜怒施之乎。虎豹在前。坑穽在后。号呼求救。狱犴何异于此。可使无辜坐之乎。己欲安居。则不当扰民之居。己欲丰财。则不当朘民之财。 【 居官者不可不常念此四语也。】

  简尸。 【 即今覆检也。】 与凌迟不异。上干天和。破家荡产。又是第二件事。吾辈不可不知。

  昏官之害。甚于贪官。以其狼籍及人也。

  凡奸猾吏胥。不利无事。无事。则何所生衅。故往往挟权术以怂谀官长。遇事风生。上开一孔。下钻百窦。纳贿一身。丛谤上人。城郭富家。犹能支吾。若僻陋愚民。目不识文告。舌不解敷陈。见里长。则面色清黄。望公门。则心胆惊战。稍有桀骜。皆得望风索骗。于是讼狱日滋。愁怨日积。吁。岂无有心人而坐此者哉。

  居官者。职业是当然的。每日做他不尽。莫要认做假。权势是偶然的。有日还他主者。莫要认作真。

  任事者。当置身利害之外。建言者。当设身利害之中。 【 置身于外。则无所顾忌。设身其中。则平易近人。二语各极其妙。】

  责人之非。不如行己之是。扬己之是。不如克己之非。凡不可与父兄师友道者。不可为也。凡不可与父兄师友为者。不可道也。 【 凡不可与士民道者。皆居官所不可为也。】

  喜时之言多失信。怒时之言多失体。

  取人之直。恕其戆。取人之朴。恕其愚。取人之介。恕其隘。取人之敏。恕其疏。取人之辨。恕其肆。取人之信。恕其拘。所谓人有所长。必有所短也。可因短以见长。不可忌长以摘短。

  人只一念贪私。便销刚为柔。塞知为昏。变恩为惨。染洁为污。坏了一生人品。故古人以不贪为宝。

  凡人到富贵。不独天道忌盈。即一身受享太过。亦减子孙福泽。至若专权怙宠。多行不义。一时非不烜赫。而一败即涂地矣。

  女子阴性。故嫉妒字旁从女。明其非须眉丈夫事也。以丈夫而同女子之行。岂不可耻。 【 指点亲切堪发猛省】

  清乃官箴之始基。犹贞乃女德之始基。不足恃也。居官者。以廉之一节自满。而种种戾气粃政伏焉。则是妇人无淫行。而遂可詈翁姑压夫子。叫噪于妯娌间矣。 【 清而不理民事。清而不合人情。清而不防流弊。皆粃政也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