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五种遗规·从政遗规

五种遗规·从政遗规

作者:陈宏谋

发布时间:2015-12-30 14:27:15来源:

点击次数:

  听讼凡觉有一毫怒意。切不可用刑。即稍停片时。待心和气平。从头再问。未能治人之顽。先当平己之忿。尝见世人。因怒而严刑以泄忿。嗟嗟。伤彼父母遗体。而泄吾一时忿恨。欲子孙之昌盛。得乎。

  江湖溺人。渡船为甚。居官能申五禁。亦方便之大者。一曰。不可人多。二曰。船不可太小。三曰。大风不可行。四曰。黑夜不可行。五曰。昏雾不可行。

  人当贫贱时。为善善有限。为恶恶亦有限。无其力也。一当富贵中。为善善无量。为恶恶亦无量。有其具也。故富贵者。乃成败祸福之大关。不可不惧。

  一夫在囚。举室废业。囹圄之苦。度日如年。不可不蚤为发落。而令其淹久也。

  为政者当体天地生万物之心。与父母保赤子之心。有一毫之惨刻。非仁也。有一毫之忿嫉。亦非仁也。

  平易便民。为政之本。

  今日居官受禄。须思当日秀才时。又须思后日解官时。思前则知足。思后则知俭。

  无根之讼。须与他研穷道理。分别是非曲直。自然讼少。若不与分别。愈见事多。

  陷一无辜。与操刀杀人者同罪。释一大憝。与纵虎伤人者均恶。

  催科不扰。催科中抚字。刑罚不差。刑罚中教化。

  颜光衷曰。居官者。岂不知廉洁足尚。第习见营官还债。馈遗荐拔。非此不行。积久日滋。性情已为芬膻所中。且人心何厌。至百金。则思千金。至千金。必思万金。甚则权势熏赫。财帛充栋。而犹未足也。大都为子孙计久远。不知多少痴豪子弟而灭门。多少清白穷汉而发迹。矧福禄有数。多得不义之财。留冤债与子孙偿。非所云福也。

  士大夫不贪官。不爱钱。却无所利济以及人。毕竟非天生圣贤之意。 【 居官无所利济。更非朝廷所以设官。士民所以戴官之意。】

  善启廸人心者。当因其所明而渐通之。毌强开其所闭。善移易风俗者。当因其所易而渐反之。毌轻矫其所难。 【 居官以化导为事。更宜知此。】

  风俗。天下之大事。廉耻。士人之美节。为政者。当以扶纲常。正名分。重道义。为第一。

  官虽至尊。不可以人之生命。佐己之喜怒。官虽至卑。不可以己之名节。佐人之喜怒。

  当官职业。一时都要尽。也未能。若曰未能尽。又恐取责于上。多苟合含糊。欺谩将去。庸臣不忠。每蹈此弊。

  做官想到去之日。做人想到死之日。更当留一二好事与人间。 【 纵不能留好事。决不当再留不好事也。】

  救危以刑狱逼迫为重。盖水火盗贼等事。不系刼运。即系定数。而刑狱逼迫。死生只在居上者轻重间。有才者宽刻间也。 【 常念及此。自不肯随意轻重。任性宽刻矣。】

  叶南岩为蒲州刺史。有羣哄者。一人流血被面。脑几裂。公有刀疮药。自入内捣药傅之。令扛至幕廨中。委幕官善视。勿令伤风。其家人不令前。乃略加审核。收雠家于狱。而释其余。人问故。公曰。凡人争鬬无好气。此人不即救。死矣。此人死。即一人偿命。寡人之妻。孤人之子。干证连系。不止一人破家。此人愈。特一鬬殴罪耳。人情欲狱胜。虽骨肉亦甘心焉。吾所以不令其家人相近也。 【 看得民命极重。多方保全。不专以问祗了事。故肯如此体贴。非姑息也。】

  一人入狱。中人之产立破。一受重刑。终身之苦莫赎。眉公言热审寒审。只在当事者一动念。一动口。一举笔间。便造无量大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