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五种遗规·从政遗规

五种遗规·从政遗规

作者:陈宏谋

发布时间:2015-12-30 14:27:15来源:

点击次数:

 

  ○杂说附

 

  大抵人臣多顾一分之害。坏国家十分之利。

  仕宦须脱小规模。一仰羡官职。二随人说是非。三乘空接响。揣量测度。四谓求知等事为当为之事。

  凡世俗所谓不妨。有例。不见得。未必知。众人都如此。也是常事之类。皆不可听。 【 许多苟且之事。俱由此起。】

  士大夫喜言风俗不好。风俗是谁做来。身便是风俗。不自去做。如何得会好。 【 讲风俗。能就自己身上讲起。便有许多不肯苟且之意。】

  凡听讼。不可先有所主。以此心而听讼。必有所蔽。若平心去看。便不偏于一。曲直自见。

  凡人有所干求。可不可。须便说。不可含糊。

  凡使人。须度其可行。然后使之。若度其不可而强使之。后虽有可行者。人亦不信。且如立限令三日可办。却只限一日。定是违限。其势不得不展。自此以后。虽一日可到之事。亦不信矣。

  与人交际。须是通情。若直以言语牢笼人情。岂能感人。须是如与家人妇子说话。则情自通。 【 居官临民。尤宜体此。】

  两人不足。自处其间。甲必来说乙不是。乙亦来说甲不是。若都不应和。人将以我为深。或以为党。在应和之语。须是如与甲同坐。对乙面前也说得方可。

  听人说话。或有不中节者。亦无都不应答之理。说十句中。岂无一句略可取。将此一句推说应之。亦于其人有益。 【 略其所短。取其所长。既不失己。亦不失人。推之。即大舜之隐恶扬善也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