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 著作 >
如何修证佛法

如何修证佛法

作者:

发布时间:2015-12-29 17:37:26来源:

点击次数:

要变成佛经是佛经;我的话仍是我的话;自己还是自己,那样就无多大利益了。再一点请大家注意,千万不要听课时打坐,如果能够一面作禅定功夫;一面又能够做笔记;又能够听清楚,那么就差不多有一点基础了。但是普通人,心是不能二用的。稍稍有一点静定功夫的人,不要说禅定,一心可以十用,甚至百用。也就是六祖所说:何期自性,本自具足,这并不困难,六根的确可以并用。不过,假如你没有这种禅定功夫的话,还是老老实实专心的听课。

  上次讲修证法门的事相,四加行的情形,有很多同学反映说,第一次听下来,没有抓住中心,还未入流,也没有一个纲要。若照我原订的纲要,真正上路也是要个把月以上。今天把要讲的前后顺序变换一下,先发楞严经讲义。

  现在先把楞严经所列举的修证功夫告诉大家,可以马上着手体会。学术界的朋友们,尤其研究佛学的学者,千万要注意,有人把楞严经、圆觉经、大乘起信论、四十二章经等,皆视为伪经。这个观念是从考据来的,因此造成佛学界的一些人,对这些经典,好象根本不屑一顾。但是我敢冒昧地说:书生之见不足道也。

  现在把这种种现象的前因后果,大略说明一下。中国文化到了清朝,汉学兴起,分义理、辞章、考据、记闻。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,西洋的哲学包括在义理中;站在西洋文化的立场,我们的义理包括在哲学中,各人的立场不同,观念就不同。唐诗、宋词是辞章之学,每个时代的文化,都有其代表性。比如汉文章、魏晋书法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明小说、清对联等。

  辞章之学不谈,清儒欲特别提出义理之学。这是因为宋朝理学兴起,只谈心性性命之学。到了清朝的儒学家们,对于这些性命之学颇为反感,因而走向实际的考证学问。称为“汉学”。现在的外国人,称中国所有的学问都为汉学,根本上这种称法是错误的,而我们也跟着称自己的学问为汉学,实在就更可笑了。

  考据只是一种形式科学,认为这些经典是伪经的,就是由考据而来,其中的权威就是梁启超。但是,梁启超对佛学只懂一些皮毛,应该算是外行,他认为这些经典的文笔太好,不像是印度的文章,故而认为是中国人伪造的。但我认为从内容来看,这些经典不是伪经,所以这些考据是有问题的。

  我们再来谈有关楞严经的第二个问题:这本经起首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,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,包含了修行作功夫的大秘密在内。除此之外,真正修证的密因再没有其他的了。不过几十年来,我还没有碰到过一个对本经真正有研究,真正能找出楞严经修证方法的人,实际上,在这本经典中,由凡夫到修证成佛都讲到了。懂得文字的人,一看就懂,可是多数的人,都被这本经的优美文字骗住了,反而没有看懂内容。

  楞严经里面有一个重点,也是一个大秘密,就是修证的方法。实际上,见地、修证、行愿三者不可缺一。真有了见地,修证一定做得到;真正修证做到了,行愿也一定做到了。有一点缺陷都是不对的。

  我的话象下雨一样,不限定对某一个人说,而每一个人都有份,你是得利或不得利,完全看你自己。这本经典见地、修证、行愿都在内,我慢慢帮大家挑出来。

  楞严经开始“七处征心,八还辨见”,佛与阿难的对话,问“心”在哪里?往返讨论了七点,心不在内,不在外,也不在中间,然后佛告诉阿难,心在哪里。

  楞严经卷一:

     佛告阿难,一切众生,从无始来,种种颠倒,业种自然,如

     恶叉聚,诸修行人,不能得成无上菩提,乃至别成声闻缘觉,

     及成外道诸天魔王及魔眷属,皆由不知二种根本,错乱修习。

     犹如煮沙,欲成嘉馔,纵经尘劫,终不能得。云何二种,阿

     难,一者无始生死根本。则汝今者,与诸众生,用攀缘心,

     为自性者。二者无始菩提涅槃,元清净体,则汝今者,识精

     元明,能生诸缘,缘所遗者。由诸众生,遗此本明,虽终日

     行,而不自觉,枉入诸趣。

  他说我们为什么自己不能明心见性?因为无始以来,我们生命中有一个东西在作用,就是攀缘心,一个念头接一个念头。因为我们的思想不能停止,就是睡觉时、睡梦中,还是在思想,这个叫攀缘心。一般人错把这个攀缘心认为是“心”,等于西洋哲学家笛卡儿所说的:“我思故我在”。我思故我在只是普通人的思想观念,但却错了,不是本“心”。要怎么样才对呢?

  无始菩提涅槃,元清净体,佛说的这个心是现象,是本体所起的作用。生命的本心、本能叫菩提,又叫本体,它所发出的现象是分段的,像电波一样的跳动的。你不要去抓住这种现象,要回转来认识那个本体。

  则汝今者,识精元明,能生诸缘,缘所遗者。识精元明包括了唯识的识,精是真精神,原来灵明的这一点,就是你那个能够知觉,能够感觉灵灵明明的那个东西。这个东西是什么呢?能生诸缘,这个东西在里面一动,我们思想念头一动,心里一感觉,外面就起作用了。

  什么是缘?我讲的话是缘,发出声来你听得到是缘,我这样一句接一句讲,你听的观念跟着走,就是攀缘。

  现在大家坐在这里,人多了,身体觉得热,就是里面的识精元明,对外面的热量起感应,心里头就感到很热很闷,这是与热的缘发生感觉,能生诸缘。

  缘所遗者,如禅宗所讲“万缘放下”,外缘都丢开了,所剩下的那一个,就是有个丢不掉的东西。比如大家坐在这里,感到两腿、膀子不舒服,这是缘。什么缘?体缘,身体上的反应作用,同“你”没有关系。那个知道身体不舒服,腿不舒服,那个既不在腿,也不在膀子,除掉缘以后所剩下来的,缘所遗者——就是这四个字,本来那个东西,外缘都丢掉了以后,剩下的那个东西。

  由诸众生,遗此本明,虽终日行,而不自觉,枉入诸趣。一切都是那个东西变动出来的,所以众生颠倒,一味的跟着万缘去跑,而在六道中轮回、生死中打滚。这是正面的,还不是它的密法,这里头反面的还没有讲。

  我常提醒大家,当你一上座,两腿一盘,那一刹那是不是非常好?但坐好以后,就不对劲了,为什么?因为坐好以后,就觉得自己在打坐,觉得气也不对,身体也不对,而刚盘上腿的那一刹那,倒有点像万缘放下,什么都不管的味道。等腿盘好了,什么都在想,又想成道,又想威仪端正,又想不要打妄想,妄想来了又要赶掉它,赶掉后,又想……唉!何必赶掉它,赶了以后又是妄想,反正都是坐在那里搞鬼。

  其实只要外缘自然地放下,剩下来的那个没有动过的,就是那个缘所遗者,佛就那么直接的指示给我们,因为把这个搞迷糊了,所以枉入诸趣,就只有在六道中轮转了。

  我们再来讨论八还辨见。

  “见”是什么?现在我们一般人打坐,坐起来是什么现象呢?就是楞严经上所讲的:色杂妄想,想相为身,聚缘内摇,趣外奔逸,昏扰扰相,以为心性。

  佛说一切众生都找不到这个心,为什么?因为色杂妄想,生理反应跟着心理的妄想,起交互作用,然后在里头想相为身。其实我们这个身体之中还有一个躯体,就是自己思想所聚成的自己。比如刚才有一个同学讲,本来不好的身体,在外面跑了一趟就变好了,可见心理作用就是这个道理。这个心里有一个由妄想形成的躯体,你那思想本身,就是这色身里头的内胎子。那个思想聚合一些外缘,变成你身体里的一个躯体。

  所以聚缘内摇,就是把外缘的思想啦、情绪啦等等,所有的东西聚拢来,当你打坐坐在那里时,就是这四个字,聚缘内摇,象筒子里滚出棉花糖一样,越滚越多,心里头乱得很,犹如开运动会一般。

  趣外奔逸,念头向外乱跑,然后眼睛闭着,昏扰扰相,昏头昏脑的,轰隆轰隆坐个把钟头,叫做“参禅”,把这个样子以为心性。岂不知这不是真心,犯这样大的错误,还一迷为心,决定惑为色身之内。所以认识不清楚,还以为自己在修道,还以为心在这个身体上。如果心在身体上,那么你死了时,心不是就找不出来了吗?

  佛把这些话讲的明明白白的。

  不知色身,外洎山河虚空大地,咸是妙明真心中物。他说,阿难,你们就不晓得,打坐时开眼、闭眼都没有关系,不要守着身体。你们就不知道,以身体为中心,扩大至整个虚空,整个太空都在你的“心”里头。那么这个躯体又是什么呢?想相为身而已啊!这就是见地。

  现在在座有许多老修行,功夫做得不错了,你们在打坐时,有没有守着身体在转呢?若没有,是不是见地已达到了外洎山河虚空大地,咸是妙明真心中物的境界呢?

  譬如澄清百千大海,弃之,唯认一浮沤体,目为全潮,穷尽瀛渤。

佛说我们众生那个本体,如大海一般,不知比太平洋大多少,你的身体在那里不过是一小点,我们反而把那个大的抛弃了,只守着那一小点,认为这个身体就是我们的生命。大家都抓住这一小点在搞,聚缘内摇,如摇棉花糖一般,越摇越大。禅宗祖师云门说:“乾坤之内,宇宙之